Rachel

兴趣颇多,感想全无

I'm having your baby,it's not on your business

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明显的隆起提醒她已经怀孕五个月的事实。双手轻轻隔着碎花裙子抚摸着,感受着另一个心跳。

她有点讨厌这种感觉,讨厌这件“娘炮”碎花裙,讨厌这干燥得令人心烦的秋天,讨厌站在门前像个傻子一样矗立已久的自己。

用手背触碰印有浮雕的大门,直到被花纹割的有点麻木,她才轻轻的滑下去,摸到冰冷的门把,右手食指的雕花戒指随着动作轻轻碰到另一个金属上,在不大的街区上发出清脆的咔嚓声。像是另一曲乐章的第一个根音。


她准备按下门铃。


"按下去吧,收起那可怜的自尊,从此以后便可以衣食无忧。“她的额头开始冒出汗水,“按下去吧,这件事不是你的责任,甚至完全是门后那个人的责任。” 她不断告诉自己,抬起的的手指变得僵硬,血管微微隆起。“不管怎么样,不能让孩子吃苦啊。”她闭上眼睛,再次把手用力抬起,准备狠狠地按下去。充满仪式感的那样。




忽然,晚秋干燥的风吹过。她的背后传来脚步声。

一个女人从修建整齐的街道远处走来。吸引她的是女人坚定且均匀地步伐。黑色高跟鞋踩在沥青路上,由远至近传到她耳边,像是序曲一般,简洁却给足了节奏。然后她看到了女人的帽子,她叫不出名字来的那种长长的帽子。随后是她乌黑的长发,像瀑布一般垂下来,随着步子,跟帽子一起有节奏的摆动着。女人伸出纤长的手指,扶了扶脸上架着的雷朋经典款墨镜。于是她看到女人的指甲,干净饱满,均匀地涂着黑色指甲油。随着女人垂下手来,她发现女人穿着一套低调的黑色套装,与她丝绸般的秀发一样,裁剪分明的黑纱称得过于纤瘦的她身材匀称。秋风吹来,把她的阔腿裤吹开,露出健康的小麦色皮肤。无论衣服怎么被吹散,挡住她的手臂,都不影响啊她坚定的步伐。

女人终于走近,她已经能看到女人如刀刻般坚毅的侧脸。唇上烈火般的红点缀着整个生命体。与她坚定且快速的步伐不一样,这双唇却是放松着的,唇边的上扬甚至显得薄薄的嘴唇有点点丰满。然后一瞬间,女人又渐渐远离她,就像完全没有看到她一样,或者说无视她的存在一般。她痴迷般的看着她的背影,女人的另一只手拿着一只黑色的皮包,轻轻的摆动。

这好像一场T台秀,她走到你面前,把她嘴角上扬的红唇展现给你看,然后毫不打乱节奏的继续走下去。她不挑场地,不需要动听的歌曲,更不屑有没有观众。她就这样赤裸裸的把自己展现在每一个她经过的角落。任何虚伪和掩饰到女人面前仿佛都如冰遇上火一般自动破碎,融化。

她就这么呆呆的看着女人的渐行渐远的背影,直到又一阵风吹来,她再仔细一看,女人的身影几乎缩小成了一个黑点。



然后她回过神,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。牛仔布帆布鞋被她洗到褪色。碎花裙在膝盖边轻轻摆动。想要按门铃的手早已经放下,在身侧攥紧。随后,她恍然大雾一般的垂下肩膀。随着背部肌肉的松展,她轻盈却坚定的走下三节楼梯,穿过门前修剪整齐的草地。回到街边,秋日的阳光被树叶筛过,洒在她的碎花裙上。斑斑点点的阳光使单薄的连衣裙层次分明。

她侧过头,看了看那个雕花门。也许看了两秒钟,也许更久,她不知道。但她知道的是,她永远没有必要再敲开这扇门。



最后她转身,顺着街道,向另一个方向走,坚定的。

评论